丹寨游记:时光之蓝

By 首页 >> 黔之旅 2017-01-15

很多时候,那些属于你的心情,只会在特定的时间里绽放。

丹寨,在去凯里的高速路上,一定会看见标示着去那里的路牌。红色的寨子、锦鸡起舞的地方、石桥的造纸、生动活泼的蜡染纹样,这些自己想象的,从别处得来的关于丹寨的点点滴滴,让自己对那个地方一直向往着。

某一天,旁人一句:“会看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,你会喜欢的”打动了我。邂逅丹寨,是偶然,也是必然。

正在绘制笔记本封面图样的女子,古拙的铜刀、现代保温锅里温热着的蜡、简陋的小屋,却有着别样的光芒。

厦蓉高速的开通,让原来四五个小时的旅途,缩短到只要不到两个小时就可以到达丹寨。杨武乡,是距离丹寨县城很近的蜡染之乡,很多民间蜡染高手就生活在这里。

走进乡里妇女们自己成立的蜡染协会时,屋外的阳光让屋子里的光线看起来不是那么明亮,很简陋的房间里,年轻的女子正在专注的画着蜡样。并不宽敞的桌台,空气里有淡淡的“蜡”的味道,说不上难闻,但也许并不是好闻。

没有底纹,直接用蜡刀在布上看似随心的就绘出让人惊诧的图样,那么些一圈绕着一圈的“涡妥”纹,那些正在起舞的灵动锦鸡,那些说得出说不出的具象抽象纹样,就在铜质的蜡刀下一点一点成型。

面对外来者的惊叹,多数的当地女子,都会羞涩的笑。对于她们,或许我们的惊叹来得有点无谓,本来就是这样的啊,从小就接触的一切,学会画蜡,学着把前人传下来的图样,一样一样的画遍。甚至,这或许都算不上“学”,这是如同平常的劳作,平常普通到无波无澜。

这就是丹寨蜡染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纹样——“涡妥”,像水纹,又似植物卷曲的样子。这样的图样一般出现在丹寨妇女传统服饰上。

排到、排莫是杨武乡的两个村寨,是有名的蜡染村。它们离乡里有28公里的距离,但是这28公里的山路几乎要耗去两个小时的时间,一路的颠簸,好在路途的风景还可以看看。尤其是春天去,一路的山谷里开满了桐花,很美;依着山势代代耕耘出来的田地,有最质朴的田园风光。

在排到、排莫去了好几户人家看蜡染。当在木楼的“美人靠”上就这屋外的阳光,看着那一块块精彩的蜡染布时,你会觉得当地的女子是世间最浪漫的女子——亲手纺纱、织布、画蜡、染布,不仅装点生活,也用最费神的方式张扬自己的美。

村子里有一位看上去很老的蜡染高手,她小小的木屋就在路边上,屋子里全是蓝靛的味道,她就在这小小的空间里,画蜡染布。附近的姑娘媳妇,想要学画蜡的都会找她求教。布满皱纹的双手描绘出的是根本无法用言语陈述的美丽。

织布机,可以织出细细密密的“花椒布”(当地的手工布,因有小小的似花椒的暗纹,故名),也可以织出装饰服饰的花带。

丹寨“一日游”,给与我最初的印象与心动,是那抹经过时光侵染的“蓝”,在山乡里静静吐露着芳香的蜡染工艺,是对生活的热爱,是一种信仰——

最开始,只是最简单的开始,用纺锤伴着光影,将时光揉成绵长绵长的麻线、棉绳。然后又伴着单调不断重复的经纬交织,制成粗粗的土布。

那天,抬头,看见自己的影子被光影拉长,粗衣拙布的我,竟有秀气的身影投在地上。有了一份喜悦,没有写在脸上,这一份静好化作手中梭子的伶俐,有了简单朴实的布纹。那一个接着一个的小小花纹,适当的对着光,就会有一份简单的美。

这是属于我的密码。

青石板、牛颌骨。这是用来平整土布好上色的工具。

直到那天,映着光,我走向你,你眯着眼深深看了我一眼,嘴角有了笑意。我知道,你发现了我的密码,从此,重复的织布声,是你远远给我的微笑。

我试着用蜂蜡、用蓝靛,用我所知所能的所有外物,开始妆点我的衣裳。多少无声的岁月,只因为让你看见之后浅浅的笑,成为我花尽心力孜孜不倦的功课。

这时光渲染出来的蓝,是我们的约定,简单,真挚。只要你的细细端详,只要你眼中清澈的光,粗糙且色彩斑驳的双手,也有了属于她的骄傲。

顺着山路缓缓走来,静谧中,心动的味道在蔓延。

再一世,依旧是山间的女子,依稀记得曾经的喜悦。你还会认出我吗?

将记忆中你喜欢的薇菜卷曲的样子,画作一个又一个相连的图案,大大的缀在衣裳上。终于相遇,惊愕,恍惚,满眼的疑问,眼光依旧的清澈。

我知道,有一天,你会懂,你能懂。

让人惊叹的图样。是不是很有点后现代的感觉?

阳光透过树枝,将光斑凌乱的打在我满身的兰花衣裳上,光影里,隐去的是我,留下的只是蓝底白花的画卷。

那一刻,山林寂静。只有不知情的鸟儿一边鸣叫一边掠过树枝。

你记得,或者不记得,不重要,我记得,就好。

依旧不多言语,将心事化作更多的花纹,在织机上,在蜡刀上,在埋头多时之后的恍惚中,想起你,就会温暖。

死后,用自己辛勤一世的劳作陪伴自己在泥土中芳香,那些时光积淀下来的密码,有的是岁月,慢慢看,慢慢想。

那一天,母亲带回一床色彩斑斓的床单,说这是“蜡染”,周围的人几乎都不再用这样的东西来做寝具,“土”“老东西”。母亲喜欢,我也喜欢。

丹寨蜡染成品

这机器织出,机器印制的床单,伴着我从小学到大学,到现在的自己。床单当然很旧,只是一直不肯丢弃,放在柜子里,像是纪念品,那是一份礼物,是一份记忆,是一种解读不清的密码。

时光中,似乎有一缕别样的光在某一处闪耀,看到了布依族的手工布、毛南族的、苗族的,似乎越来越近的走向那光的来处。

没有了太多的激动、好奇、惊喜,只是一步一步慢慢看,慢慢看,欣赏啊。

有点紧张的穿上蜡染布做成的裙子,带着心虚的表情,带着固执的喜欢,这一次,没有惊异,没有恍惚,我试着微笑。

忐忑的心,还有第一次穿过之后,一身的蓝印。

看着这些图样,很难想象造就这些精美图纹的只是简单的铜刀,和山野里那些无名的民间艺人。

给自己一幅美妙的画面,树林撒下的光影,陪着身上裙子的蓝底白花。落在地上的影子,一如从前。

开始试着寻找一些线索,关于自己,关于蓝印花布的线索,还有我们的线索。

和朋友偷偷试穿苗族的盛装,重重的头饰,让我们扶着额头,慢慢看向镜中的自己;那一天,在丹寨,同行的小妹妹试穿盛装,脸上的喜悦,美丽,羞涩,所有青春的表情,就如当年自己的影像。

再怎么减轻体重,也减不去脸上时光的痕迹,不再年轻的脸在某一个瞬间有了曾经的光。

我想,时光给予蓝印花布一份需要细细体会的恬淡,也会给予我,一些莫名的、或现或隐的痕迹。

昨日林林,今日总总,都在这里。


来源:贵州旅游在线
责编:黔乐仁 | 标签:黔东南 蜡染
栏目: 首页 >> 黔之旅